南京长江大桥:五弟,你好!

  6月28日上午

  随着最后一盘粗骨料活性粉末混凝土

  缓缓浇入横向湿接缝中

  南京长江第五大桥跨江主桥顺利合龙

南京长江第五大桥。赵振宇摄

  至此,继二桥、三桥、四桥之后

  1968年的南京长江大桥

  又有了新兄弟

  南京长江大桥:五弟,你好

  飞架长江南北的又一条“巨龙”

  一边是国家级江北新区“最近的未来”,一边是南京河西新城“最新的城市”。

  南京长江第五大桥还没“出生”,就已经万众瞩目了。

  第五大桥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市民的心。早在五月,得知预计六月底主桥合龙消息,摄影爱好者就赶到五桥工地,“小飞机”、长枪短炮齐“上阵”,拍摄珍贵画面。

  “街头巷尾议论的是合龙消息,朋友圈里刷屏的是各种利好……”即将年底通车的五桥,让人们对南京的发展前景,充满新的期待。

  一位参与桥梁建设的专家感慨,从南京二桥建成通车开始,这种“全民参与”的场景确实比较罕见。

南京长江第五大桥建设过程中图片。赵振宇摄

  为何如此万众瞩目,有人给出了答案:南京长江五桥主桥是世界上首座采用粗骨料活性粉末桥面板结构的组合梁斜拉桥,也是世界上跨径最大的钢混组合索塔斜拉桥。

  南京长江第五大桥位于南京长江三桥下游约5公里处,南京长江大桥上游约13公里处,全长约10.33公里。

  跨江主桥长约4.134公里,主桥两个主跨均为600米,总跨径1796米,设计为双向六车道一级公路,时速100公里。

  大桥主桥有三座钢混组合索塔立于长江中,纵向看去,犹如三根洁白的玉簪点缀在江面上。大桥主梁共分成123个梁段,标准梁段采用窄体式智能液压提升桥面吊机对称悬拼。

  此次合龙梁段宽35.6米,长14.125米,起吊重量达405.1吨,分别要与南塔、北塔的最后一节梁段完成“牵手”,实现两个主跨的合龙。

6月28日,合龙仪式现场。

  这座桥的建设也深受国内外桥梁界关注。

  “从索塔到组合梁,这是世界第一座真正意义上钢混组合结构的大跨径桥梁。”南京市公共工程建设中心主任武焕陵介绍,南京长江二桥索塔为混凝土结构,长江三桥索塔为全钢结构,南京长江第五大桥集两者所长,既有钢塔的耐久性,同时又造价适中。

  这一“混搭”组合背后是一系列技术创新。建设团队与清华大学、西南交通大学等联手攻关,钢壳-混凝土组合索塔关键技术,这一成果已获2019年中国公路学会科学技术特等奖。

  “南京五桥主梁采用的新型材料——粗骨料活性粉末混凝土,具有强度高、造价低、自重轻的优点。这种材料被应用在钢混组合梁桥面板,减轻了桥梁的重量,让桥型显得更为轻巧,同时有效规避了钢桥面板的疲劳开裂及铺装难题,还减少了沥青铺装的费用。”

  中交二航局南京五桥项目负责人种爱秀介绍,因此南京长江第五大桥也是世界上首座采用粗骨料活性粉末混凝土桥面板的组合梁斜拉桥,在结构技术上不断刷新着世界纪录。

6月7日,航拍建设中的南京长江第五大桥。泱波 摄

  6月7日,中塔与2台桥面吊机如同一架巨大的“天平”,将两片巨型钢混组合梁平稳吊装到合龙口,正式拉开主桥合龙的序幕。

  接下来的一周内,建桥团队完成了中塔20号梁段与19号梁段的连接,再通过斜拉索安装与张拉,合龙梁段之间的高程与缝隙越来越接近,大桥桥面越发趋近一道完整的弧线,合龙近在咫尺。

6月7日,航拍建设中的南京长江第五大桥。泱波 摄

  “别看这个缝隙很小,合龙的时候,两个梁段之间的高程匹配和整体线形都非常重要,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偏差。”中交二航局南京五桥项目副经理王辉说道。

  组合梁到位后,事先安装在北塔和南塔的顶推系统同步进行顶推,配合斜拉索张拉力的精确控制,两个主跨合龙梁段之间的缝隙不断变小。

  6月15日深夜,南京长江第五大桥施工现场欢呼声一片,合龙施工最关键的一步——顶推合龙成功了。

  “最终的顶推完成的很快,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匹配性测量和调试,记不清测量、调整了多少次,几十次肯定有的,必须要精确到1毫米这个精度。因为组合梁中腹板、顶板都是高栓连接,超过1毫米的话,别说冲钉了,高栓都穿不进去,差一毫米都不行。南京五桥中跨、边跨共4个合龙口,一块工艺拼接板都没有用,完美实现了栓接合龙,创造了建桥史上的一个奇迹。”王辉说道。

南京长江第五大桥建设过程中图片。赵振宇 摄

  和很多桥梁“元老”不同,南京长江第五大桥主桥工厂化、装配化施工比例高达80%,不仅上部的组合梁是由工厂生产,主塔也首次创新采用钢壳混凝土结构,其中钢壳在工厂内生产,大部分钢筋在工厂内预穿并随钢壳整体吊装装配,施工现场仅需焊接钢壳环缝、连接节段间钢筋和浇筑混凝土。

  “南京五桥开通后,保守估计日通行量在4万辆左右。既承担快速环线功能,又有过境车辆,估计交通量会快速增长。”南京市公建中心副主任章登精说。

  大桥合龙后,整个项目建设将进入路面施工阶段,包括沥青铺设、路灯、防撞护栏、声屏障等附属设施安装,为实现通车目标全力冲刺。

  南京长江第五大桥是连接主城区与江北新区的重要纽带。大桥建成后,将完善区域骨干路网,进一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完善国家干线公路和长江下游地区过江通道布局。

  同时对缓解过江交通压力,加快南京江北新区建设,加快推进“拥江、跨江发展”战略,提升南京城市综合实力和扩展城市空间具有重要意义。

  盘点长江南京段江面上的桥

  “隔山不算远,隔水不为近”。

  长江,既是沿江城市横向之间的“黄金带”,也是南北之间的“阻隔带”。

  为跨越天堑,促进长江两岸融合发展,江苏始终在加快推进过江通道规划建设。

  根据规划,到2035年,江苏的已建和在建过江通道将达到45 座,平均每10公里就有一座,长江两岸将实现多通道、无障碍、便捷高效连接。

图为1968年建成全面通车的南京长江大桥。泱波 摄

  你还记得小学课本上的话吗?

  “清晨,我来到南京长江大桥,今天的天气格外好,万里碧空飘着朵朵白云。大桥在明媚的阳光下,显得十分壮丽……”

  “滔滔的江水浩浩荡荡,奔向了大海。自古称作天堑的长江,被我们征服了,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这里描述的就是南京长江大桥。

  从解放前的千里长江无一桥,到新中国成立后的中国自行设计和建造的双层式铁路、公路两用桥梁。

  1968年,南京长江大桥建成全面通车。

  作为从小就被称为“争气桥”的“大哥”,南京长江大桥是20世界60年代中国经济建设的重要里程碑。

图为南京长江二桥是一座跨长江斜拉桥。泱波 摄

  如今,数十条过江通道纵横,新中国的超级桥梁记录在长江上一次次被刷新。

  在长江南京段的江面上,长江大桥、长江二桥、长江三桥……一座座形态各异的现代桥梁间隔横跨,成为了长江南北经济蓬勃发展的“传送带”。

航拍南京长江三桥,在晚霞的映衬下很是迷人。泱波 摄

横跨长江的南京四桥,被誉为“中国的金门大桥”。泱波 摄

航拍连接长江南北的南京四桥。泱波 摄

  图为长江上首座观光步行桥“南京眼”位于南京市建邺区河西新城青奥轴线中轴,跨越南京长江夹江,起点位于南京青奥文化体育公园内,终点在江心洲青年森林公园内。泱波 摄

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是一座跨长江的高速铁路桥梁工程。泱波 摄

  作者:徐珊珊 泱波 张传明 赵振宇

【编辑:田博群】

发表评论